第 27 章_霓虹天气
笔趣阁 > 霓虹天气 > 第 2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27 章

  第27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座迷你的旋转木马以尤雪珍意想不到的方式启动了。

  也亏它是迷你,孟仕龙才能转动它,就像推秋千那样,转了两三圈,慢慢地有了惯[xing]之后他便收手,站在一边看着。

  尤雪珍本来紧抓着把手不放,但在一圈过后慢慢试着张开双手,转动的速度并不算快,海风簌簌穿过,很像一场温柔的怀抱。

  有一点很亮的灯光忽然闪了一下,她侧过头,孟仕龙正举着相机,在她看过来的一瞬间,闪光灯又亮了一下。

  这个时候都不忘记练习拍照……真有他的。

  旋转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悄无声息地静止,小马的位置竟然很神奇地,从摊位那一面晃到了孟仕龙跟前。

  他低下头,拍了拍小马的脖子,给她一种像是在拍她脑袋的错觉。

  “好玩吗?”

  “嘿嘿,还不错。”尤雪珍从小马上跳下来,伸手向他讨要相机,“我看看你刚才拍的,没有像上次那样丑吧?”

  他把相机递放到她手心:“上次丑吗?”

  “明明就很……”

  尤雪珍按量相机的电子屏,哭笑不得地卡了壳。

  她的头发也被海风吹得乱七八糟,他抓的时机真秒,刚好是将脸挡得七七八八的时候被定格下来,加上煞白的闪光灯,很适合拿去做鬼片的封面。

  还有一张就更绝了,她的身体被旋转木马的柱子挡得结结实实,只照到伸开的两只手,比上一张更像鬼影。

  “拍得挺好的。”

  她笑眯眯地拍了拍孟仕龙的肩膀,反手按了删除键。

  “……”

  两张照片删除,电子屏接上的是他在开拍电影前拍的毛苏禾玩冷焰火的照片,尤雪珍瞟到,无可救药地摇了摇头。

  拍她的那两张照片好歹还是“人像”图,而这张照片连人的半个部分都没没见到,只有白亮亮的冷焰火。

  真是构图奇才。

  他语气闷闷:“拍得很差吗?”

  尤雪珍语重心长:“虽然我觉得我也没有拍得很好,但至少比你强点。要不这样,我给你示范一张。”

  她干脆举起手中的相机对准孟仕龙,示意着他摆姿势。

  他依然对怎么摆pose一窍不通,像上次袁婧拍摄他时那样直勾勾地盯镜头,但盯了几l秒,他忽然摸了下鼻子,揣着[kou]袋侧过头去。

  尤雪珍按下键,拍下他的侧脸,拍完却意识到自己又忘记开闪光灯了。

  “哎不行不行,重新来。”

  “怎么了?”

  “这张也拍得不好。”

  “我看看。”

  他却直接探过身子来看照片,歪斜下来的侧脸快要靠近她的头顶,像将她笼罩起来。

  她不自在地翻转手腕,将相机屏幕面向他。

  孟仕龙笑了笑:“拍得很好啊,我喜欢。”

  “什么啊……哪里好。”

  “整体

  的氛围很好。”

  虽然被夸很受用,她还是秉持着实话实说的原则,不惜伤敌一千自损八千:“怪不得你拍不好,你要练的不止技术,还有审美!”

  他难得反驳,很确凿地看了她一眼,说:“我觉得我审美很好。”

  尤雪珍无话可说,自信也是一种本领。

  余光里瞄到刚才被灯光吸引的路人正在往这边靠近,才想起旋转木马还是偷偷打开的,立刻做贼心虚地压低声音:“快,把灯关了……”

  好奇的路人还未完全走近,灯光骤然暗下,两道背影拉着手臂匆匆往远处跑去,没扣好的外套抖动着衣角,被迎面的海风吹飞。昏暗的夜[se]下,也许会错看成两只欢快的,准备起飞的海鸟。

  深夜两点,民宿别墅内。

  两只飞回巢的海鸟一前一后静悄悄地拉开院落大门回来。

  尤雪珍以为大家都睡了,因此刚走近客厅,就被坐在沙发上的黑影吓一跳。

  她瞪圆眼,客厅关着灯,投影仪亮着,却开着静音,沙发上的人半支着脑袋看电影,眼皮微微下耷,脸上没有任何随着情节[bo]动的表情,只有荧幕的光影在他脸上动来动去。

  身后孟仕龙跟着进门,停在她身后,轻轻挑了下眉。

  “这么晚还没睡啊。”

  尤雪珍听着自己的招呼,声音还残留一股着在海岸边的那种心虚。

  “不太困。”叶渐白这才扭过头,将她和孟仕龙看了两眼,似乎对两人居然一起从外面回来感到惊讶,“倒是这话问你们俩比较合适吧?不止没睡还出去。”

  “哦……我们就随便出去转转。”

  叶渐白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鼻音,重新扭过头去看投影,一副只是随[kou]一问的神[se]。

  猜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尤雪珍并不多做解释,迅速结束了话题:“那我们先上去了,你早点睡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看[ri]出。”

  孟仕龙象征[xing]地冲叶渐白点了下头打招呼,叶渐白斜斜飞过去一个眼神,皮笑[rou]不笑地也点了下头,目送两人一齐上了二楼,消失在各自房间,嘴角的笑立刻松垮下来,抿成一根直线。

  不一会儿,被他扔在一边的手机震了一下。

  潘多拉:「啊,我手机落房间了,才看见……」

  潘多拉:「[冷汗]」

  叶渐白摩挲着手机,嘴角紧绷的直线软化了一些些。

  手指在键盘上游移一圈,最后又没什么都没按,转而点进她的头像看了看朋友圈,倒是和往常一样。她的朋友圈是一个月可见,但什么时候点进去都是一片空白,懒得发的状态。

  看来今晚也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不值得发什么的夜晚。

  他摁掉屏幕,关掉投影边打哈欠边起身,上楼梯时又不痛不[yang]打开手机,确认了下群聊里约的看[ri]出时间。

  左丘下面是孟仕龙回的一个ok表情。

  他没有加孟仕龙好友,但不妨碍他可以看他朋友圈,这个人

  的微信根本就是出厂设置,

  ??[,

  发过一张头像的食神截图,很无趣的一个人。第27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样的一个人……

  叶渐白面无表情,手指仿若随意一点,恰巧点进这个头像。

  没有更新新的。

  他立刻退出来,却在个人资料界面那里急刹车。

  “……”

  头像换了。

  那张随手一截的电影截图被偏深蓝[se]的海岸取代。

  再返回看群聊时,孟仕龙的头像已经更新成这张,和他的头像挤在同一个界面里。相似的海,相似的深蓝,相似的,出自同一个人之手的侧脸构图。

  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尤雪珍的意识还沉在梦里。

  她迷蒙地睁开半只眼,白纱窗外的天[se]仍暗着,整个世界只有轮廓。翻了个身想继续睡,被子从肩头滑落,冷空气从缝隙里钻进来,好冷。

  空调开得不够足,尤雪珍被这点冷意冻清醒了,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套上衣服仍旧觉得好冷。

  此时离黎明还有一点时间,她的闹钟比其他人应该都闹得早,特意预留出了一段时间来收拾自己。洗漱完化了个简单的淡妆,戴上隐形,把睡到翘上天的刘海打湿又吹干,一切准备就绪,下楼时反倒成了最晚的那个。

  她和其他人打招呼,叶渐白戴着耳机,好像没听到她的招呼,抱着臂面无表情。

  气氛很微妙的尴尬,尤雪珍莫名其妙,全当他起床气,转头去指左丘手中抱着的大被子转移冷场。

  “你拿这个是……?”

  他很得意:“带去海边啊。”

  “啊……?”

  “这个点海边冷死了,这个被子够大,可以把我们都塞进去,裹着被子看[ri]出,想想就暖和。”

  尤雪珍嘴角一[chou],很难想象他们五个人真的卷在一床被子里看[ri]出的画面,有点嫌弃地说:“哪有这么冷,你不嫌麻烦你就带着吧。”

  叶渐白将车开到海岸边时,天[se]亮了许多,但太阳还未露头。大家将车子停下,徒步走到海岸边,短短几l百米的冷风刮得人想扭头钻回车里。虽然昨天半夜在海边也冷,但绝没有此刻冷,大概人刚睡醒的时候热量太稀薄,感受到的温度差也就尤其明显。

  刚才还嫌弃左丘带被子的尤雪珍直想夸他有先见之明。

  左丘察觉到大家希冀的眼神,立刻抖开被子。

  但被子很大,他一个人撑不开,还没出声让帮忙,孟仕龙已经示意他把被角递过来。

  尤雪珍瞟到这个动作,心想,原来他总是能不动声[se]地察觉出对方的需要啊,不论对象是谁。

  她抿了下唇,一股难以形容的感受浮现又消散。

  在她分神的刹那,毛苏禾已经在左丘的招呼下钻进了被子里。她借着故意和左丘唱反调,嘴上说着:“才不站你旁边!”有些拘谨又顺理成章地站到了孟仕龙身边。

  尤雪珍条

  件反[she]地用余光瞄叶渐白,他也正在看孟仕龙,眼神微眯,像极了动物世界的片头,下一秒两只豹子就在黄昏的原野里厮杀起来,只不过此刻是[ri]出。

  ?本作者严雪芥提醒您最全的《霓虹天气》尽在,域名

  尤雪珍觉得夸张,内心噼里啪啦滚过很多小石头,胸[kou]咯得慌。她侧过脸看见孟仕龙和毛苏禾站在一起的画面,石头滚动的速度更快了,快演变成一场突如其来的滑坡。毛苏禾仰起头正在对孟仕龙说话,然后孟仕龙将带过来的相机递给她,她又低头查看相机。也许是快升出的[ri]光很猛,孟仕龙微微躬身,将被子的[yin]影压下来好让她看清。

  怎么会这么心烦。

  她将这一切都归咎到叶渐白身上,看着他动身走到了被子中间,也就是毛苏禾身边的位置,只剩下他和左丘中间的空位,她怄着气不愿意站到他身边去,怼了怼左丘的胳膊:“我来拿被子,你挪到里面去好了。”

  左丘狐疑:“干嘛?你hold不住被子吧。”

  “换不换?”

  他忽然恍然大悟:“要和孟哥搞对称位哦?”

  “……”

  什么跟什么,左丘脑子有泡吧?

  他嘿嘿笑着松开手,挪到了叶渐白和她中间,任她接手被子。但他说的没错,她有点hold不住,身高差男生们一大截,被子到她这儿开始一股脑倾斜。

  尤雪珍连忙举高双手,将被子顶起来,甚至还踮了踮脚尖。

  海风猖狂,他们撑起的挡风被子却让这一小块沙滩成了一片白[se]巢[xue],虽然她撑得有点吃力,不过[ri]出撑死了也就十来分钟吧,坚持这么点时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海平线已经染出金[se]流线,左丘兴奋地掏出手机准备开始录像,她没空手去拿手机拍,索[xing]也懒得拿,全神贯注地眺望远方。

  宽阔的视线里,一个高大的黑影从旁[cha]入,将她视线挡得严严实实。

  尤雪珍不爽地抬起头,瞪着眼前的不速之客:“你干嘛?”

  叶渐白面对着她,一抬下巴:“换位置,我来拿。”

  哈,他居然舍得离开毛苏禾身边那个暗中较劲的位置。

  尤雪珍心头碎碎念,被角已经被叶渐白扯过,不耐烦地示意她走开:“你这么拿着被子中间都塌下去了,冻不死我。”

  好吧,原来是嫌她撑得不够高。

  尤雪珍看着他臭脸,随他去地一把将被子都塞给他,挥了挥开始泛酸的手臂要走到他的空位上,挥着的手臂却被他一把抓住。

  他侧过脸:“你就站我旁边。”又看向左丘,“你站过去点。”

  左丘一脸问号,不是你们要换位置吗,关我什么事。

  但在叶渐白不容置疑的语气下,他哦了一声,下意识就站过去了。

  兜兜转转,尤雪珍没能逃掉,又站回他身边,仿佛他能感觉出来她的不愿意所以故意跟她对着干,看到她吃瘪的表情才开心。

  他脸上的天气也和[ri]出一样同步到来,眉头的冷意随着光照在脸上的痕迹一点点升温。

  四周的温度并没有随着太阳的到来有所升高,海边的风比刚才更猛。

  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尤雪珍一边缩着脖子一边拨头发,太阳光照进眼睛的瞬间,身边的叶渐白一把揽过她的肩,将她卷进被子里。

  尤雪珍吓一跳,抬头看向叶渐白。

  他弯曲胳膊,将支撑着的被子拽到更前面,帮她挡风。

  但他这么一拽,另一侧的被子就得被迫挪位。抓着另一侧被子的孟仕龙措不及防,手中的布料一松,被子滑出去一小半。

  孟仕龙扭过头看向那侧,视线就再也没有收回去。

  站在他身边的毛苏禾感受到他视线的偏向,也悄悄侧了点身,用余光去确认他看的方向。

  太阳在正前方,但在年轻人们的世界里,太阳在四面八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4.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4.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