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_霓虹天气
笔趣阁 > 霓虹天气 > 第 3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2 章

  第32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明明是叶渐白的胜利品,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柜子里?

  尤雪珍看着[cha]在柜子上的钥匙,反应过来,大概是他刚才用她的钥匙开了柜,然后把苹果放进来了。

  裤带里的手机一震,叶渐白像是掐准时机一样发来消息。

  阿凡达:「[墨镜]看到了吧」

  珍知[bang]:「?」

  阿凡达:「看好了,这可是冠军才有的苹果」

  珍知[bang]:「……」

  珍知[bang]:「两只眼睛都看到了,您老赶紧拿走」

  阿凡达:「给你了」

  珍知[bang]:「你当我收破烂的啊?」

  阿凡达:「不要就丢垃圾桶[微笑]」

  珍知[bang]:「[白眼]你以为我不敢吗?」

  又是这套把戏,她莫名觉得有点心烦,拿起柜子里的苹果想把它扔到一边去,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不滑了吗?”

  尤雪珍连忙回过神,看向通道[kou]出现的孟仕龙,下意识地又把苹果塞回了柜子。

  “啊……是啊,感觉滑得差不多了。”

  他速度很快地滑到她身边的柜子,头一偏,似乎看见了柜子里放着的那只苹果。尤雪珍又出手将柜门掩了一下。

  孟仕龙跟着打开自己的那格柜子,提起道:“对了,你说要送阿婆的礼物要拿给我。”

  “哦哦,是……”

  她把掩起的柜门又打开,捞出包,掏出相框,同时把那只小皇冠苹果塞进去。

  孟仕龙不动声[se]地看她的动作,忽而冒出一句:“好像还是我带来的那只更大一点。”

  从滑轮馆出来已经挺晚,他们又在附近觅了一顿宵夜才结束今天的平安夜。

  尤雪珍收获最丰,拿到一份[jiao]换礼物,以及,两个苹果。

  睡前,她的脑袋里闪过孟仕龙的那句话,好像是我带来的更大只。

  好意外,怎么感觉他某方面也挺幼稚的……

  她翻了个身,闭着眼的脸呈现出连自己也察觉不到的笑意。

  第二天就是圣诞节,这[ri]比昨夜的节[ri]气息更浓厚了,连地铁都配合节[ri]将会运营一整夜。

  白天他们按照攻略打卡了几个游客必去的地点,孟仕龙依然缺席,今天是他阿婆的生[ri],他铁定是要在家里陪她过生[ri]的。

  不过,他依然私信给尤雪珍发消息,拍了阿婆收到相框的照片给他。

  龙:「她很高兴」

  珍知[bang]:「阿婆开心就好[龇牙]」

  龙:「她很想见见送她礼物的这位朋友」

  珍知[bang]:「那还不简单!」

  彼时他们逛累了,正坐在一家糖水铺吃下午茶,她打开前置自拍了一张,眉头一皱,又火速打开美颜。

  一旁的袁婧探头过来入镜:“突然开始自拍哦,带我一个。”

  坐对面的叶渐白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

  她不好意思说是自拍发给孟仕龙,就势拍了张双人的发过去。

  珍知[bang]:「朋友来了[墨镜]」

  龙:「我让阿婆猜是哪个人送她的,她说左边」

  珍知[bang]:「猜这么准!」

  龙:「[语音]」

  尤雪珍贴近听筒,出来的居然是苍老的女声,估计就是孟仕龙的阿婆。只不过她说的是粤语,尤雪珍没听明白。

  龙:「[语音]」

  他又发来一条更长几秒的语音,这回点开是孟仕龙的声音了。

  “她坚持要自己说,我帮你翻译一下,她说的是,因为左边看上去非常漂亮。”

  尤雪珍被夸得飘飘然,虽然她有点不理解,漂亮和送礼物有什么关系。

  龙:「你们晚上去哪里吃饭?如果不介意,可以来我阿婆家吃」

  珍知[bang]:「啊……会不会打扰她?」

  龙:「她平常都是一个人住,人多的话她反而会开心」

  珍知[bang]:「那我问一下他们」

  芋圆上来了,她一直在低头和孟仕龙发消息,叶渐白用铁勺敲了下她的碗:“你在干什么?再不吃冰要化了。”

  “诶,问下你们。”尤雪珍抬起头,“孟仕龙问我们晚上要不要去他阿婆家吃饭。”

  袁婧啧啧两声:“我就说刚好像听到他的声音了,原来你刚才一直在和他聊天啊?”

  “就是说晚上要不要吃饭这事儿。”

  “今天是他阿婆生[ri]吧?”

  “对,所以其实我觉得可以去帮老人家一起过生[ri],热闹嘛。”

  叶渐白嘴里的一块芋圆还没完全吞下,迅速道:“你忘了我们早就定好了圣诞餐厅?”

  尤雪珍嘟囔:“我知道……不过有句话叫计划赶不上变化啊。餐厅还有下次圣诞去吃的机会,人的生[ri]一年过了就是过了。”

  他惊愕半晌:“……别人的生[ri]和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就是别人了,那是孟仕龙的阿婆啊。”

  “所以孟仕龙和你又是什么关系?”第32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两个人的语速越说越快,其余二人早已噤声,扒紧碗里的甜品余光却在围观他们吵嘴,只有袁婧早就习惯了这两人时不时爆发的局部战争,在硝烟四起里淡定吃冰。

  尤雪珍听到叶渐白的质问很来气,张[kou]说:“朋友啊,你不把人家当朋友不要觉得所有人都该和你一样不友好吧!再说你自己也时常改变计划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叶渐白语气一滞,气极反笑:“好,行,你要去就去。”转头看向其他三人,“你们谁想去过生[ri],还是跟我去餐厅?”

  袁婧率先举手,轻松地全身而退:“我今晚有演唱会,就不跟大家一起吃饭了。”

  尤雪珍也没让剩下两人为难,直接拍板:“就我自己去吧,你们和叶渐白去吃餐厅好了。”

  她[cao][cao]解决完芋圆芒芒冰就离开了糖水铺,问孟仕龙要了阿婆家的

  地址。

  搭上地铁后,和叶渐白吵嘴的气愤很快被自己一个人去孟仕龙的阿婆家的紧张所取代,心里还隐约漂浮着一层捉摸不定的空落。车厢在黑暗里晃动,她盯着地铁窗外流动的广告牌,忆起很多年前的冬夜。

  爷爷的生[ri]也是在冬天,更冷的一月。她那时候年纪太小,对过生[ri]这种事情没有概念,只记得每年那个[ri]子爷爷都会给自己煮一碗面。

  那碗面他不舍得给自己放什么料,一个荷包蛋,两根青菜,最多再加半包榨菜。但是却莫名做得很美味,她就跟在他屁股后面扒着吃两[kou]。

  爷爷走后的第一年冬天,他生[ri]那一天,她第一次学着在厨房煮了面。一个荷包蛋,两根青菜,半包榨菜,又放了很多爷爷最爱吃的虾仁。她把面端到爷爷的房间,热气上飘,散在空[dang][dang]的房间中央。

  她仰头望着消失的白雾,没有再偷吃一[kou]。

  可那碗面也不会有别人来动了。

  地铁停在油麻地站,尤雪珍拎着袋子出站,一下子就在人群里看到了孟仕龙。

  他一直扭头看着出站[kou],一下子和她对上视线,在人群中跑向她。

  傍晚的油麻地,夕阳跃动着,他跑过来的影子被人群切得很碎,像树枝下的樱花被阳光切碎后的影子。

  他停下来,眼睛很亮:“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阿婆都夸我漂亮诶,我怎么不都得来。”尤雪珍晃了晃手里的食材,“本来想买蛋糕,但感觉对老人家身体不好,所以我买了一些面条。”

  他面露惊讶:“你要下厨?”

  “看不起我哦?”她挺起胸膛,“我其他不会,但做长寿面一绝。”

  孟仕龙眼睛微弯,将她手里的食材接过来:“行,那我和阿婆就期待尤大厨的长寿面。”

  他在前面开路,领着她往阿婆家走,路过街[kou]的戏院,她抬头,看见巨幅的影片海报,白底红字的片名写着:在圣诞夜见面吧。

  孟仕龙指着海报斜对面的那栋窄窄的长楼:“就到了。”

  房子在三楼,没有电梯。走上二楼时,照片中出现的老人出现在了楼道间,扒着扶杆探头往下望,神态像一个等不及的小女孩。

  尤雪珍忍不住笑起来,和她挥挥手,大嗓门地说:“阿婆好!”

  阿婆笑眯眯地:“真人仲靓过上镜,快入黎啦!”

  尤雪珍拉了拉孟仕龙的衣角:“阿婆是不是在夸我漂亮啊?”

  “是的。”

  尤雪珍在那傻乐,没听见孟仕龙在后面又跟了一句,好睇。

  他笑笑,收回视线。

  两人终于上到三楼,尤雪珍被阿婆一把拉过去,嘴里接连爆了几句粤语,她枯竭的词汇量告罄,求助地看向孟仕龙。

  他连忙将阿婆拉开:“你别吓到她。”

  阿婆意味深长地笑,这才放开她,费劲地挤出一句普通话:“乖女,谢谢你来。”

  她将尤雪珍迎进门,屋

  子的摆设其实在孟仕龙发过来的照片里大致瞟到过,房子很小,两室一厅,花砖绿墙。客厅的角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物件,有杂物,也有空鸟笼,花,用萝卜雕的麋鹿,放在茶几上。那应该是鹿吧,尤雪珍多看了一眼,猜到这可能是孟仕龙雕的,他的手可真巧。

  厨房的门半开着,炉子上的小锅正炖着汤,香味铺开。

  尤雪珍晃了晃手心的袋子:“阿婆,我也给您露一手长寿面!”

  我帮你。”

  孟仕龙跟着她进厨房,他说的帮就仅仅是帮厨具和调料一一摆出来,余下他就不再[cha]手,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退出去陪阿婆,很信任地把厨房[jiao]给她。

  尤雪珍有些紧张。

  说是一绝,对比的基准是她会做的菜谱中其他都太不擅长,而长寿面她每年必定做一次,算得上练习过次数最多的。

  但是实际上,她从来没尝过面的味道,总是放一夜就倒掉,所以实在对味道很忐忑。

  三个人围坐饭桌边,其余菜[se]都是孟仕龙一手包办的,[se]香味俱全,其中最寒酸的就属她那碗长寿面。

  没想到阿婆吃完一筷子,又接连吃了第二[kou],发出簌簌的吸面声。

  她含糊地称赞:“好食,乖女嘅厨艺唔输比我哋小龙。”

  孟仕龙紧接着帮她翻译:“她说好吃,厨艺不输给我。”

  尤雪珍哈哈笑,知道是夸张说法,但应该能算上好吃吧,悬着的心放下来。

  孟仕龙像是对这话不服气要亲自验证一下似的,将筷子伸过去拨了一[kou]面到自己碗里:“俾我分一[kou]食啫。”

  阿婆打掉他的筷子,将面默默往自己的跟前一挪:“呢个係我嘅。”

  孟仕龙哈哈笑着,尤雪珍一愣,这好像又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一面,笑得肆意又孩子气。

  他挑起筷子将面一[kou]吃进去,笑意还没散,去捉她的眼睛。

  “我心服[kou]服,真的很好吃。”

  尤雪珍移开目光,筷子不经意戳乱了面前炖的烧鱼。

  阿婆很快速地将那碗面吃完,起身说不能白吃,也要给尤雪珍露一手。

  尤雪珍连忙把人留住:“不用啦阿婆,你送过我那么大的红苹果了,我还没谢谢你呢。”

  阿婆下意识地:“苹果,乜苹果?”

  孟仕龙翻译:“她说不用在意苹果。”

  阿婆微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点点头说对,一边手轻拍了下孟仕龙的后脑勺,嘴里叹,傻仔。

  尤雪珍哦了一声,拿着筷子的手沁出手汗。

  不巧,她贫瘠的词汇量中,刚好可以听懂那句,乜苹果——什么苹果?

  所以……那不是阿婆给她的回礼,对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4.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4.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