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_霓虹天气
笔趣阁 > 霓虹天气 > 第 3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9 章

  第39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尤雪珍坐在早餐店里,身侧坐着叶渐白,对面坐着孟仕龙,三人面前各一碗刚上的馄饨,已经放凉了。

  叶渐白支着手,听着尤雪珍解释昨晚的来龙去脉,知道自己误解,脸[se]连刚才的平静都难以继续维持。

  他甚至希望事实是自己误解的那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比清晰地认识到,明明应该是和他最[shu]悉的这个人,不知不觉间,居然和另一个半道进入,认识甚至连半年都不到的人更亲近,让她在害怕的这个夜晚,选择了给他打电话。

  这个半道进入的人,已经很清楚她的喜好,知道她的害怕,还会鼓动她去做一些之前她不会做的事。

  她身上慢慢有了他所不[shu]悉的东西,仿佛逐渐变成另外一个人,而不是那个和他一起长大的尤雪珍。

  尤雪珍解释完,不明白叶渐白怎么脸[se]比刚才更[yin]沉,笨拙地舀了一只馄饨到叶渐白碗里。无论怎么说,他担心她一整晚等了她一整晚,她单方面在心里对这这场冷战划下休止符。

  在她把馄饨舀给叶渐白之后,她的碗里紧接着也被放入了一颗馄饨。

  孟仕龙把他碗里的一只舀了过来,代替了她碗里的空缺。

  尤雪珍和叶渐白都一愣。

  可孟仕龙浑然不觉自己的举动怎么了,很自然地张罗:“吃吧。”

  尤雪珍低头看着碗里那颗浮在最边上的小馄饨,戳了戳,它往下沉,又浮上来。

  孟仕龙刚准备开吃,他面前的馄饨碗“吡”地也被丢进一颗馄饨。

  他动作一顿,尤雪珍又趁机丢了一颗进来。

  她丢了两颗进他的碗。

  尤雪珍摸了摸鼻子:“你多吃点!”

  叶渐白舀动勺子,手指在沉默中捏紧勺柄。

  他深吸一[kou]气,开[kou]对尤雪珍道:“你别去打工了,钱我这里有。靠那点钱你要打到什么时候?”

  尤雪珍不为所动:“我不要借你钱。”

  叶渐白笑,加重语气:“跟我这么见外?”

  尤雪珍下意识看了孟仕龙一眼。

  他之前说过的那句话,“那就两个人,你和我”,同时在她脑海里回放。

  而此刻,他正好停下咀嚼,直勾勾盯着她看,也在等待她的回答。

  她心头一慌,低头吞下一[kou]馄饨,嚼啊嚼,嚼到面皮都变成粉末。

  她慢吞吞地开[kou]解释:“不是和你见外,你也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啊,和你爸妈要问起来怎么说?被我爸我妈知道肯定要数落我,我才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个兼职我做着感觉还可以。”

  叶渐白好像接受了她的这个说法,沉默一会儿,话锋一转:“那你寒假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尤雪珍想到回家过年,兴致缺缺地摇头:“这个寒假我不回去了吧,要兼职,你自己先买票吧。”

  叶渐白不可思议:“你要在殡仪馆过年?”

  “那倒不至于这么吓人!主要是它除

  夕前一天才开始放假。所以就懒得折腾回去了。”

  叶渐白还是很诧异:“那你除夕那晚怎么办?”

  “反正宿舍可以住,就和往常一样呗。”

  孟仕龙冷不丁接了一句:“你可以来我这里。”

  他看似沉默地坐在对面,但一说话,却轻易地改变了整个对话的走向。

  尤雪珍差点呛到:“咳咳——你过年不回港岛?”

  “吃慢点。”孟仕龙替她倒了一杯水,“过年店里不休息,阿婆会过来这边。除夕那天我们就自己吃饭,你要是决定不回家,那就来我这里。”

  尤雪珍没有像上回那样一[kou]答应,泄漏出些微的犹豫。

  虽然已经去过孟仕龙的阿婆家里,见过他的家人,但那次更纯粹的原因是她想帮独居的阿婆过生[ri],一听老人家喜欢热闹就冲动答应了。

  但这回的邀约……过年除夕夜,除了阿婆,还要和孟仕龙的爸爸一起吃饭,这算是家庭聚餐了吧?她去蹭饭好像不太合适。虽然孟仕龙没想这么多,估计就是看她一个人落单于心不忍。

  见她不答应却也不拒绝,叶渐白几番滚动喉结,压下心头翻滚的躁动,然后才开[kou]——

  “你真不回去了?我妈念叨你,她昨天还问我们几号回去,她来机场接我们。”

  尤雪珍啊一声,刚才一副铁了心不回去的表情略有松动。

  孟仕龙闷不吭声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却又在此时开[kou]。

  “昨天阿婆也和我通电话,还向我问到你了。”

  叶渐白迅速抬眼看向孟仕龙,神[se][yin]沉。

  尤雪珍又啊了一声:“阿婆问我什么了?”

  “她说你做的那个面很好吃,让我向你讨教一下怎么做的,过年好做给她吃。”

  尤雪珍立刻得意地合不拢嘴:“哎哟,我就随便做的……真有那么好吃啊?”

  “好吃。”

  “那我回头写个菜谱给你!”

  孟仕龙若有所思:“嗯……但我没有能还原的自信,肯定比不上你亲手做的。”

  尤雪珍晕乎乎地,脱[kou]而出:“行吧,那如果我在西荣过年的话就……”

  “尤雪珍——”

  她的话猛地被叶渐白打断。

  他刚要张[kou]说点什么,结果紧接着,他自己的话也被别人打断了。

  有人走进店里,轻轻惊呼:“叶师哥?”

  三个人都侧头看向声音来源,一个短发女生背着帆布包正在挥手,快步朝他们这桌走来。

  叶渐白皱眉:“你是?”

  女生尴尬道:“上周我们在秦老师的课上见过……”

  他点点头,表情却根本没有想起来。

  女生看了看四周的满座,试探地问:“这里可以坐吗?我就一个人。”

  尤雪珍友好地点头:“当然可以,我们正好吃完了。”她看看孟仕龙已经空了的碗,放下勺子,对着孟仕龙说:“走吧。”

  叶渐白沉默地看着她行云流水地起身让座,就要拉着孟仕龙一起离开之际——

  “尤雪珍!”

  他出声,她回头,空气凝滞了几秒,他再开[kou],只是[bo]澜不惊地指着桌上的充电宝。

  “又丢三落四了吧。”

  尤雪珍一拍脑门,赶紧拿上去还老板。

  女生不动声[se]地看着叶渐白的视线一直追着那两人,假装不经意地问:“刚刚那个女生是……?”

  他回过神,长长吐出一[kou]憋着的气息:“我最好的朋友。”说完,又近乎自言自语地重复一遍,“嗯,最好的朋友。”

  尤雪珍和孟仕龙在校门[kou]道别,回寝室后立刻昏天黑地睡了一觉。

  醒来后是下午,袁婧正在下铺整理行李,她买了周末回家的票,看尤雪珍醒来指了指桌上从食堂给她带的米粉,一边担心地盘问她昨晚的来龙去脉,尤雪珍这才把自己昨天在殡仪馆打工的事全盘托出。

  袁婧大跌眼镜:“你认真的……?”

  尤雪珍嗦着米粉点头:“今晚继续上工。”

  “你不怕啊?”

  “上下山那段路最可怕,但也不是不能克服。”

  “真的假的……那你今晚也不回来了?”

  “嗯,你先睡吧!”

  在宿舍埋头赶论文到十一点,尤雪珍收拾完毕准备出门,手机忽而一震,两个人的消息一前一后发进来。

  ——龙:「你今晚几点过去?」

  ——阿凡达:「校门[kou]等你」

  尤雪珍一一回复。

  回孟仕龙:「我现在准备出门」

  回叶渐白:「干嘛?」

  两人都几乎是秒回。

  龙:「今晚一起过去吧?」

  阿凡达:「送你去兼职啊」

  尤雪珍受宠若惊,也对眼下的状况感到头痛,不知道该怎么回。

  想了想,她干脆直接拿袁婧挡枪,以她之后都会陪自己过去为借[kou]将两边都回绝了,最后独自一人走完了山林夜路。

  她竟觉得很轻松,原来只凭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做得很好。

  这天晚上的工作相比第一天轻松很多,没有预定的白事,只需要检查和打扫灵堂、休息室和告别厅的卫生,再把昨天用到的化妆工具全部清洗一遍。

  就这样持续了一周,逐渐适应了打工的生活。唯一的不好是生活习惯颠倒,晚上一熬夜,白天就在宿舍补眠。

  好在期末考陆续结束,学校已经开始放寒假,假期结束她这个兼职估计也无法维持下去,这样盘算下来,她的确没时间在寒假[chou]空回家,抓紧能多挣一天是一天。

  决定好后,她在家族群里发消息,说自己过年不打算回来了。

  她上午发的,直到下午家族群才有动静。

  妈妈不咸不淡地发了句:「怎么不回来呀?」

  珍知[bang]:「要打工」

  妈妈:「是哦,你都大四

  了,该实习了」

  珍知[bang]:「不是实习……就是兼职」

  爸爸:「缺钱了?」

  珍知[bang]:「不是,就是想打打工」

  妈妈:「长大了,知道自己挣生活费了」

  妈妈:「[拇指]」

  爸爸:「缺钱了跟爸说」

  爸爸:「[红包]」第39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尤雪珍毫不手软地收下红包。

  珍知[bang]:「谢谢老爸[墨镜]」

  妈妈:「发工资了到时候也记得给你妹妹发个红包哦[龇牙]她可想你,结果你又不回来」

  尤雪珍发了个笑脸。

  珍知[bang]:「好哦」

  她反扣住手机,脸埋进手机里。寝室里空[dang][dang],袁婧昨天已经回家过寒假了。

  不知道叶渐白有没有回去。

  尤雪珍抬起脸,给他发了条消息。

  珍知[bang]:「你定了回家的票了吗?」

  过了十分钟,他回复:「没有,一起?」

  珍知[bang]:「我确定过年不回去了,你赶紧买票吧」

  珍知[bang]:「记得帮我向阿姨问好」

  阿凡达:「……」

  阿凡达:「你难道要去孟仕龙家给人煮面?」

  尤雪珍无语,切成语音。

  “我留下来过年又不是因为想去他家过年,是打工,打工!”

  他也切成语音。

  “所以你会不会去他家煮面?”

  “……”

  这是重点吗?

  不过这一点尤雪珍自己也没想好,敷衍道:“再说吧。”

  也许不满意她的态度,叶渐白直接一个语音call过来,开[kou]就把尤雪珍问懵了。

  “那要不要干脆我们两个人过?”

  “……什么意思?”

  “我也不打算回去了。”

  尤雪珍不信:“你刚刚不是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回?”

  “我刚刚还没决定。”他理直气壮,“现在决定了。”

  “……你留下来干嘛?你别告诉我你也要打工。”

  “我要赶毕设,公寓里那两台台式机才带的动。”

  “那阿姨不会念你吗?”

  “到时候我俩开视频给她看呗。”

  话说到这份上,好像是最好的选择。

  尤雪珍却在这个时候犹豫了:“……嗯,我想想,再说吧。”

  电话那头陷入安静,不一会儿,听筒里传来咔哒一声,他一言不发地把电话给挂了。

  尤雪珍愣了愣,心里犯嘀咕,但还是想着去孟仕龙家,毕竟他邀约在先,叶渐白这边都八字没一撇,说留下来也许只是玩笑。

  可到了晚上,叶妈妈发来微信消息——

  叶阿姨:「雪珍,听小白说你过年和他一样确定都不回来过年了吗?」

  尤雪珍不敢怠慢,立刻秒回:「对的阿姨」

  叶阿姨:「小白说你

  是要兼职,是吗?」

  珍知[bang]:「嗯嗯」

  ?想看严雪芥写的《霓虹天气》第39章吗?请记住本站域名

  叶阿姨:「想自立是好事情,但不要太辛苦,不要什么都自己扛着。」

  珍知[bang]:「好的,有辛苦我就跟阿姨说」

  叶阿姨:「[微笑]」

  叶阿姨:「我做了酱菜,还有一些你爱吃的零食,明天我都发出去,让小白都拿给你。」

  珍知[bang]:「谢谢阿姨」

  珍知[bang]:「[拥抱].jpg」

  叶阿姨:「除夕夜不要随便糊弄吃,我嘱咐小白要带你去吃好的。」

  尤雪珍这才回味过来,他白天打过来的那通电话兴许是叶妈妈摁头让他打的,所以他才提出要两个人一起过。

  不然按照叶渐白的个[xing],他不回去过年早就在朋友圈昭告天下,集结没能回去的酒[rou]朋友一起开趴过年了。

  尤雪珍恍然,知道是叶妈妈的意思之后,她反而不好意思拒绝了。

  尤其是,在和自己爸妈的消息对比之下,如果遮掉对话框的昵称,很难说谁是她的真正父母。

  这时候她就无比羡慕叶渐白。

  是不是太轻易获得爱的人总是不在乎爱从何处来,又流向哪里,不必费劲争取,好比穿着雨靴踩过一地碎玻璃,就算爱被碾碎也不会觉得惋惜,反而会微笑,感叹清脆的碎裂声音动听。

  她嫉妒、痛恨,却又迷恋这份残酷的从容。

  隔天,尤雪珍认真地用备忘录把长寿面的做法写下来,截图发给孟仕龙,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除夕夜那天大概没办法去做面了。

  从早餐店那天后两人一直没怎么聊天,偶尔有一次是孟仕龙主动找她,他看见了袁婧回家的朋友圈,担心她又要一个人。

  尤雪珍不想再撒谎,直说,其实这阵子都是自己一个人去的殡仪馆,已经习惯了。

  他沉默很久,回复说:知道了。

  没有问她为什么,没有抱怨,没有多余的言语,只有分外冷淡的三个字——知道了。

  尤雪珍觉得自己有病,一整天都吃不下饭,光咀嚼着那三个字就嘴里泛苦,直到晚上出门前再度收到孟仕龙主动发的消息,很神奇的,她嘴巴里的苦变成了噼里啪啦的跳跳糖。

  龙:「那你明天有时间吗?我按照你的菜谱做了,但味道感觉不太对」

  龙:「你方便教我一下吗」

  尤雪珍啪啪回复:「白天ok!」

  龙:「早上怎么样?我去接你下班,正好做完当早餐吃」

  龙:「不要饿着肚子睡觉,飙哥」

  尤雪珍一愣,尔后嘴角忍不住扯动。

  珍知[bang]:「某问题龙小弟」

  快天亮时分,孟仕龙如约而至。

  不像上回是半路撞上,这回正正好等在门外。过了得快有两周,天气[ri]益转冷,他穿了一件丑丑的棉衣,里面是圆领的白[se]T,脖子上挂了条围巾,松垮垮的。

  他朝她说了句嗨,尤雪珍也回

  了句嗨,两人[kou]中的白雾在空气中缠做一团?[(,气氛却像白雾融在空气中慢慢消散,有种无所适从的空白。

  他们保持着一前一后的微妙距离往山下走,聊着并不重要的天,几乎都是她问他答。

  她问他煮面的食材有没有备,他回答顺路去早市买。她问最近有没有尝试通讯无线电,他说后来连了几次,但没有联到想联的人。

  尤雪珍张开嘴又闭上,他反客为主地发问她:“怎么不问我想联到谁了?”

  她搓了搓手指:“哦……谁啊?”

  “一个很有意思的大哥,说自己以后的梦想是把信号连到宇宙。”

  “哦……哦。”

  好险,差点自作多情了。

  这些天困扰自己的那个想法——孟仕龙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大概就和这个问话一样,根本就是乌龙吧。

  那些压着的想法跑走了,心头一松,也变空了。

  她裹紧衣服,两人走到山脚,上车时孟仕龙把围巾摘下来,不由分说圈到了她脖子上。

  尤雪珍想取下来,被他摁住手。

  “早上骑车很冷。”

  “我不冷。”

  明明他在对她好,她却突然对这份善意感到很恼怒,略带强硬地从他手里把自己的手[chou]出来,把围巾还给他,自顾自地坐上后座。

  他看了手中的围巾一会儿,不确定地问:“你在生气吗?”

  “什么?”她下意识否认,“好端端的我为什么生气。”

  “那我是做什么让你讨厌了吗。”

  已然是陈述的语气。

  尤雪珍头摇得像拨[lang]鼓:“怎么可能!”

  “不是在疏远我吗?不然为什么都不让我送你?”他微微叹气,将围巾慢慢地,一圈一圈围到她脖子上,“不要因为是我的围巾就讨厌它,它很暖和的。”

  真的很暖和。

  被围住的那瞬间,毛线冒出的软绒戳着她的脖子,[yang][yang]的。

  她伸手去拉孟仕龙的衣角,小声:“绝对没讨厌你,骗你是小狗。”

  孟仕龙一愣,沉默一会儿:“不够。”

  “嗯?”

  “光是不讨厌,还不够。”

  他不自在地垂下脑袋,茂盛的黑发下两边通红的耳廓,像是刚才骑车路上冻的。

  他一板一眼,如上台演讲的人,虽然听众只有她一个——

  “尤雪珍,我喜欢你,不是对朋友的那种喜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4.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4.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