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_霓虹天气
笔趣阁 > 霓虹天气 > 第 4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43 章

  第43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兼职的[ri]子周而复始,单调枯燥又缓慢,但又因为孟仕龙的关系,让原本枯燥的[ri]子多了难以捉摸的变数,时间变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除夕。

  除夕前一天,孟仕龙送她去的路上,两人沿着山路走,他问她:“你明天准备怎么过?”

  她当时只说自己有事不能去他那里过,并没有说具体的打算。

  当下,她有点心虚,支支吾吾着,他却猜到,直接问:“叶渐白也没有回去?”

  “嗯……”

  她想开[kou]解释,自己改变主意是因为叶渐白的妈妈,但听上去又像辩解,如果他反问,难道你自己就一点也不想吗?她恐怕也无法否定。

  好在孟仕龙没有继续追问,跟她报告说:“阿婆今天到了,会在西荣待上一阵子,如果这几天有空,可以随时过来看她。”

  尤雪珍忙不迭答应:“那太好了,我一定来!”

  除夕当天她依旧睡到傍晚才起,看见家族群有消息,她爸她妈终于还记得有她这个人,发微信问她今天怎么过。

  她忍不住翻白眼,现在才问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珍知[bang]:「叶渐白也在西荣」

  珍知[bang]:「我俩一会儿去超市买菜,然后去他公寓做年夜饭」

  她爸又二话不说发来一个红包,让她多买点。她妈发了一段视频过来,视频里妹妹正在桌上写毛笔字,她最近在练习书法,字写得还不算漂亮,歪歪扭扭地,尤雪珍将眯起眼凑近屏幕,才看出来她妹写的是:姐姐,新年快乐,天天开心。

  尤雪珍很轻地叹了[kou]气。

  年龄差距过大的关系,她很少和妹妹有相处的机会。她已经成人,她却还是小孩,可这个小孩依然在有限的相处里不吝啬表达对她的亲近。

  因此,每次对这个家产生怨气的时候,就更加觉得这份怨气无从消解,只能对自己说一句别矫情,算了吧,你已经长大了。妹妹是应该受到那么多爱的孩子,因她本身就是一个柔软的小孩。

  然后她就想,是不是爸妈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可以这么心安理得。

  她笑笑,随即也在群里发了个红包,她爸发了个问号的黄脸表情。

  爸爸:「怎么又把红包退回来了?」

  珍知[bang]:「[龇牙]那是我自己兼职赚的钱,给妹妹的红包」

  随后,显示爸爸收下了红包。

  爸爸:「[点赞]」

  爸爸:「那我先帮你妹妹保管」

  妈妈:「我们珍珍真厉害!」

  珍知[bang]:「[龇牙]」

  眼看快到了和叶渐白的约定时间,她敷衍地发了个表情结束家庭寒暄,关灭屏幕,起来收拾自己,出门前,她延续着这两天出门的习惯,穿了防风服,以及那双白[se]手套。

  半小时后,叶渐白将开车到她校门[kou],视线掠过她的手。

  他状似随意地问:“买新手套了?”

  她含糊地点头,

  这几天天天出门都戴着,慢慢习惯。车里空调开得很足,她这才觉得热,把手套脱下塞进[kou]袋里。

  他踩下油门,继续漫不经心的问:“之前你不是觉得手套很碍事吗?”

  尤雪珍随[kou]搪塞:因为后半夜太冷了。?_[(”

  “是吗。”

  尤雪珍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车子很快就开到附近的超市,临近饭点,来采购的人很多,超市里应景地播放着恭喜你发财~,叶渐白推车,她负责拿,按照列着的单子往推车里放,不过也塞了很多不在单子上的零食进去。路过冰柜时没忍住丢进两盒八喜,它们没在推车里呆够两秒,又被叶渐白丢回冰柜。

  他飘过,边说:“你过两天就来姨妈,这个还是别吃了。”

  尤雪珍看了下[ri]子,还真是。

  她自己都记不太清的这些[ri]子,他却能神奇地记住。

  尤雪珍转而指着冰柜里的酒:“要不要拿酒?等下带去你朋友那个趴。”

  “拿呗。”

  搬了一箱酒进推车,东西已经塞得很满,两人又陆续挑了一些坚果之类的零嘴。结完账打道回府,尤雪珍一路上核对了一下小票价格,忍不住咋舌:“是这里的超市物价贵还是因为今天除夕啊?东西怎么这么贵!”

  叶渐白把两大包食材搬上后备箱,随[kou]附和:“贵吗,还好吧。”

  “我上次去的早市玉米才6毛一根,刚刚买的要10元,差了十倍不止诶,这还不贵?”

  “哪儿那么便宜?”

  “就孟记烧烤附近的那个早市。”

  叶渐白放好东西,“啪”一声将后车盖合上,声音略大,吓了尤雪珍一跳。

  她刚要抱怨干嘛那么大力,叶渐白已经先一步说话,笑道:“你们关系现在真的很亲近啊。”

  尤雪珍一顿,收住话题。

  两个人上了车,尤雪珍觉得气氛沉闷,不想坐副驾,于是借[kou]困想到后排躺一躺,但真的坐过去后也没真躺下,半缩进位置里。

  叶渐白看了一眼车后镜,收回目光点开了车内广播,背景乐也是恭喜你发财~,他皱了下眉,切到音乐电台,主持人字正腔圆地说:“接下来我们听一首Gigi的冷门好歌——《烟雾弥漫》。”

  [怀疑你从来都知道,为何你从来不倾诉

  如路灯长夜不引路,如十指同遇一秒变逃

  衬着歌声,气氛没那么干了,尤雪珍扯着话题和他闲聊,想打破一直弥漫的奇怪气氛。

  “今天居然是大年三十了诶,很神奇。”

  他不咸不淡地:“神奇什么?”

  “虽然平常在家也会在这天一起串门,但只有我们两个人过是第一次。”

  “嗯……”第43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感觉很新鲜。”尤雪珍想起来,“不过好像还有一次是我们单独一起过年的,你爸妈出去旅游了,留你一个人在家,我去你家陪的你。”

  “不记得了。”

  并不是不记得的语气,显然一直在使[xing]子。

  尤雪珍耐心告罄,提高音量问:你从刚才起就在不爽些什么?

  ⒌严雪芥的作品《霓虹天气》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

  叶渐白没回答。

  隔了很久,他才牛头不对马嘴地来了句:“我看见了。”

  尤雪珍皱眉:“什么?”

  “前几天孟仕龙来接你那次。”

  “哦……”她有些不自然地问,”所以呢?”

  “手套是他给你的。”

  尤雪珍一顿,点头承认:“是啊。”

  “所以刚刚为什么撒谎?”

  “因为这是我的私事。”尤雪珍喉咙发[yang],他的态度实在奇怪,让她的心里难免七上八下,忍不住咄咄[bi]人,“朋友之间不需要一一汇报这些吧。就像你也不会给我汇报你今天送哪个女生礼物。”

  “所以……”叶渐白品味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现在是在谈?”

  “不是……”

  “为什么没谈,他很明显是喜欢你吧。”

  路遇红灯,他停下来,前车的后车尾灯将他的脸照得通红,表情在这片红[se]里失真。

  他的手指拍打着方向盘,补上一句:“你好像也挺喜欢他的。”

  ——你真的对我为什么不谈不知情吗?

  尤雪珍听完他说,忽然间很想脱[kou]问他这个问题。

  心里已经开始在歇斯底里,却讲不出[kou]一个字。

  一旦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他和她这架长年稳定的天平会倾斜,那么他们会倒向决裂还是……她不知道,或许也不是不能接受决裂,可能更无法接受的是决裂那一刻自己如皇帝新衣般的满身赤/[luo]。他会残忍又温柔地说你以为我这么些年一直都察觉不出来吗?我只是想给你作为朋友的体面。

  那是可以将人心脏麻痹的恐怖故事。

  因此,如从前无数次想要脱[kou]而出的瞬间,被自己硬生生摁下来,揉成一团,丢进月亮背面。

  她只说:“你不要多管闲事了。”

  红灯转绿,叶渐白重新启动车子,脸上的红[se]散去,渗进一片[yin]影里,随后又被街头流动的霓虹灯映照得五光十[se]。

  他说:“我和你什么关系,你第一次谈恋爱,怎么不得把把关。”

  尤雪珍把头扭向街头:“你自己恋爱都乱七八糟,还是免了吧。”

  “怎么着还是能给你些建议的吧。大学快毕业了,你也确实该谈恋爱了。”叶渐白笑笑,“只是这个类型和我以为的不太一样。虽然他也算成[shu],但还是和你喜欢的有很大差别吧?”

  “你说谁,老师吗?”

  “不是吗?你当时可是喜欢得死去活来。”

  “……”

  她看向窗外,月亮背面到底藏了多少心事,表面却明亮,纯白地那么坦[dang]。

  不自觉想起了一次很无足轻重的晚自习逃课,虽然作为人生里第一次逃课的布景显得有些许奢侈——应该月黑风高才对。

  可它当时的明亮,和

  她当时的心情一样,还来不及藏任何尘埃。

  还记得是高一的某节晚自习,本来以就这么[cao][cao]过了的时候,一团纸条从前面砸过来,咕噜噜地滚到作业本上。

  她卷开纸团,叶渐白飘逸的一行字迹映入眼帘:

  翘掉下半节晚自习吧,带你去个地方。

  她转过头,坐在最前排的叶渐白趴在课桌上,扭过头,两人的目光在安静的教室里相接,他冲她做了个逃跑的手势。

  她没问去哪里,坦然地就接受了他的提议。两人耐心地等巡逻的班主任离开,悄无声息地从教室后门溜走。

  长长的走廊,一间一间排布的教室灯火通明,明明塞满了人,却只有笔和纸的声音,像风在吹动[cao]场的旗子。两人猫着腰从窗户底下潜伏而行,缓慢地堪比两只蜗牛,终于到达尽头,他们扔掉背上厚重的壳,雀跃地跑下楼梯,校服的衣摆在黑暗的楼道里鼓[dang],扑上扑下的影子又像两只展翅的白鸽。最后从校棚里取了车,蹬着踏板一[kou]气冲出校门,警卫在身后追出校门大吼你们是哪个班的——吼声终于打破这个夜晚,却又模糊在夜风里。

  自行车顺着坡道随风向下,轮胎轧碎一地月光下摇动的花影。

  此刻,特斯拉的车轮也压着一地油柏前进。

  车内,她沉默着回忆,任由歌声依旧,悠悠,缓缓。

  [怀疑你从来都知道,为何你从来不倾诉

  由目光,和目光

  相拥抱

  尤雪珍看向驾驶座的叶渐白,视线落在他的后脑勺。

  他的发丝不会像当年那样在风里翻飞,平稳又柔顺地裹在车厢里。

  她声音很轻道:“我很早很早……就不喜欢老师了。”

  叶渐白一愣,尔后喃喃道:“也是,以前不喜欢的旋转木马,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了。”

  “人都是会变的。”

  “可我总觉得你好像没变。”

  他微仰起头,扫了眼后视镜里的她低下去,似在看路前的目光。

  他们连目光都不拥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4.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4.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