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_霓虹天气
笔趣阁 > 霓虹天气 > 第 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5 章

  第5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他提到的睡一起,听上去好像很暧昧,实际上没有任何一点暧昧[se]彩,所以他才随[kou]挂在嘴边。

  那是一场荒唐闹剧——小学毕业那年,叶渐白说我们以后就是大人了,要干点大人该干的事!于是把他爸珍藏的茅台酒顺来,两人躲在他家的阁楼偷喝,各自抿了一[kou]后直挺挺昏过去了,缩着抱在一起在阁楼睡了半宿。

  醒来后叶爸爸追着叶渐白打,他满房子乱逃,张[kou]就胡说是她想喝,所以他才舍命陪君子,这才免于被他爸暴打。

  尤雪珍咬牙切齿:“你还好意思提。”

  他毫无歉意:“后来不是都给你赔罪了,暑假零花钱都孝敬给你了。”

  “要不是那黑锅我帮你背了你看你爸不把你打死,那么点钱买你一命太便宜了好不好。”

  “所以我怎么能让救命恩人睡沙发啊?”他的手离开门框攀住她肩头,往里一推,“睡吧祖宗。”

  说完直接后退一步,把门从外一甩,关上了。

  尤雪珍在原地呆站了一会儿,环顾这间房。她上一次踏进来是去年某次聚会,他喝得不省人事,她和其他人一起把他丢进房间,没有细看就出去了。但匆匆一瞥,她注意到床上的双人枕中间多了一只玉桂狗玩偶,而当时,他[jiao]往的女朋友微信头像就是玉桂狗。

  虽然那个女朋友早已和叶渐白分手,那只玉桂狗也不知去向,大概是被丢了吧。尤雪珍收回目光,抱着衣服进了卫生间。

  洗漱台上的东西堆得乱七八糟,水槽边还有没擦干净的染发膏。乱归乱,但好在没有其他会让人呼吸一窒的东西。她像个执勤的士兵,如履薄冰地洗完澡,走到洗手台边时,看见了坐便旁的柜子里遗留下了一片卫生巾。

  不知道是他的哪一任女朋友留下的。

  本以为已经幸运地横跨了战场,却还是在最后一秒踩到雷,血条清零。就和去年看见玩偶的那一刻如出一辙。

  ……所以她就说她不要睡这里。

  窗外的天越来越亮,初升的[ri]光穿过白纱窗照向床。她擦干净头发,不情不愿地靠近那里。

  身上是叶渐白的T恤,床单和被子都沾着他的气味,烟[cao]玫瑰的香水。

  香水有时候会令人心旷神怡,而有时候,过了头就会让人觉得恶心。

  尤雪珍僵硬地躺上床,忍住想呕吐的[yu]望。

  最终还是抵不过熬了一整晚的困意,迷迷糊糊中睡着。她好像做了个梦,梦到自己被塞进一个血腥气的世界里。有什么东西拉着她往下,不受控制地下坠,在这片血浆里坠到底,不能呼吸了。

  再次醒过来时,窗外的天[se]已经经历了一个轮回,又暗下去了。

  公寓里很安静,叶渐白已经离开了,在微信里给她留了条消息。

  阿凡达:「我去上课了」

  阿凡达:「醒来饿的话柜子里有螺狮粉可以煮[猪]」

  尤雪珍起床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回卫衣,抱着衣服还有床单枕套全部塞进楼下的洗衣桶里。

  嗡嗡转动的声音吵醒了客房的袁婧,她迷迷瞪瞪地从房间里出来,妆都还没卸,满面油光的,懵懵地看向四周:“这哪儿啊?”

  “叶渐白的公寓。”

  “靠……我昨晚是不是喝多了?”

  “你是完全喝挂了,所以就带你来这儿睡了。”

  袁婧吐了吐舌头,尤雪珍按下洗衣的暂停键,对着她道:“你把客房的床单啥的扒下一起放进来吧。”

  “是哦,枕头上全是我的粉底……”

  两人合力把床品洗了晾了准备走人,袁婧是第一次来叶渐白公寓,走到玄关处看见摆放的灵位,猛地被吓一跳。

  这个灵位供奉的照片——是叶渐白自己。

  确切的说,是小时候的叶渐白。

  一个猜想冒出,她惊讶地问尤雪珍:“妈呀……叶渐白有个早夭的双胞胎兄弟?”

  尤雪珍正在穿鞋,抬头看见袁婧手指着相框,忍不住笑了:“没有啊,那个就是他本人。”

  “……?”

  尤雪珍指向照片里叶渐白怀中的兔子:“这是白白的灵位。这兔子他小时候养得贼胖,被他家里亲戚带去山上吃[cao]放风结果跑丢了,就剩这么一张刚买回来时的照片当遗照了。”

  哪个神经病会为了祭奠宠物把自己也框进去放灵位上啊?

  想是想这么想,袁婧表面上还是摆出感动的表情说:“他真有爱心。”

  尤雪珍面无表情:“倒也还好,兔子跑前一天他还问我想不想吃红烧兔头。”

  “……”怪不得它要跑。

  “说到兔头,我饿了,你呢?”

  “我也饿了。”

  于是她们的肚子就在兔子的灵位前此起彼伏地开始叫。

  忙活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尤雪珍可不打算动他的螺狮粉——要是继续翻他柜子,鬼知道还能翻出些什么。不如直接叫外卖到学校。

  她打开外卖软件,发现昨晚匆忙退出的页面遗留了两条未读消息。

  【商家-孟记烤串】:总之这次很抱歉

  【商家-孟记烤串】:[微笑]有机会再点单的话会给您优惠

  尤雪珍划开的手指一顿,决定择[ri]不如撞[ri],算是她的一点小愧疚吧。回复了一句不用优惠,唰唰又下了一单。

  两人回到宿舍躺平,大四课很少,大部分时间都要用来准备论文以及实习。但尤雪珍不着急实习,确切地说她没那个[jing]力,她前阵子刚考出业余无线电的[cao]作证,这阵子忙写论文,光这两样就够她焦头烂额了。

  袁婧则和自己不同,早就投了简历给多家新媒体公司。她很有一心二用的天赋,之前最要命的考试周都能一边[chou]空飞去外地参加女团演唱会再当天回来。

  “我靠靠靠,我的梦中情司给我回复邮件了,让我明天去参加面试!”第5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看,就像现在这样,不仅能一边卸妆,卸妆油都浸到两只眼睛里去了,一边大张着眼刷手机,因为突如其来的消息高兴地从座位上蹦起来,带倒了脚边的海报筒。

  尤雪珍十分佩服她的这种活力,在上铺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那祝你明天面试成功。”

  叶渐白的消息在这个时候突然跳进来。

  阿凡达:「回学校了?走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她装作没看见,他又发了一条。

  阿凡达:「我下课了,好饿,来食堂陪我吃饭。」

  尤雪珍摁灭手机,套上卫衣翻身下床——当然不是为了去陪他,而是她的外卖到了。

  走到女生宿舍楼下,有情侣正在入[kou]处难分难舍,一个有点眼[shu]的人影刚好站在那对情侣身后,神态冷淡地像在俯视两块挡路的石头。

  咦,居然又是那个小哥来送?

  他的脸依旧被头发遮得七七八八没有辨识度,全靠被头盔压了一路又炸开的狂野发型,还有对方小臂上裹着两圈纱布的伤[kou],使得她认出好像是同个人。

  尤雪珍拉下卫衣帽朝他小跑过去,对方似乎没认出她来,直到她在自己面前站定,还把厚厚的眼镜框往下拉了拉,他才把她和昨晚的修女划上等号。

  他又迟疑地叫那个称呼:“彪哥?”

  旁边还在亲热的情侣诡异地看了尤雪珍一眼。

  她尬笑两声:“哎哟,我叫尤雪珍啦!怎么还是你来送?今天运力也很紧张吗?”视线又往他挂着纱布的胳膊一晃,挠了挠脑袋。明明是想帮忙,怎么感觉像添了麻烦,“你伤应该还没好吧?早知道我就不今天点了。”

  “谢谢,已经好多了。”他说,“今天有运力,是我想来送。”

  “诶?”

  “我有在你们这里蹭课,所以是顺便的。”

  她好奇道:“啊?我们学校有什么课好蹭的。”

  “有一门人像摄影课。”

  “啊……那门大课啊。”尤雪珍下意识就说,“我上过,讲得挺一般的啊。”

  那是大一的时候随手选来加学分的,上过几次发现太无聊,后来就干脆翘掉不去了。

  跑这么远来听这么讲这么一般的课,不是[lang]费时间吗?

  她刚想这么说,就听见他说:“没关系,我也没上过大学,有得听就好,不挑。”

  尤雪珍语气停滞,即将脱[kou]而出的话语咽了回去,意识到自己好像踩雷了。

  她这才去注意他拎着袋子的手,手背上几根脉络凸起的青筋。指头圆滑,处理得很整洁。指腹长着老茧,并不是和笔摩擦产生的那种茧,更粗糙一些。

  是一双很辛苦的手。

  尤雪珍微微皱起眉头,问道:“那你下次什么时候来?我在学校的话就还点你们家,你就能顺便帮我送了。”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家的烧烤真的很好吃!”

  这点不作假,确实还挺好吃。但也没好吃到必须要追着点的地步,不过反正是顺手,能帮忙照顾一下人家生意也不赖。

  他微微一怔,很拘谨地问:“不介意的话您加下我微信?下次想点单直接留言给我,我给您优惠。”

  尤雪珍之前看过某个报道,外卖平台对商家[chou]成特别狠,瞬间理解他想绕过平台点单的做法,估计给她优惠都还比在平台卖一单有得赚。于是点头说好。

  他把手机掏出来,打开了二维码伸到她眼前。

  尤雪珍低下头看到那手机屏幕……裂的。

  可能是昨晚的事故撞碎后就没想着去修吧,毕竟这人连自己的身体都顾不上修……

  她越发觉得自己该照顾人家生意,扫描二维码后,微信跳出了一个红彤彤的烤串头像,名字叫:A-孟记烧烤。

  她按下申请。

  下一秒,她的微信联系栏里,这位新加入的A字打头朋友空降到了最前排。

  甚至顶掉了那个一直占据在首位的阿凡达。

  尤雪珍看着有点怪怪的,一直看习惯的头像跑到了第二位,而第一位这个大烤串头像,要是深更半夜随便一拉就能看见,真的很容易食[xing]大发。

  所以还是让他下去吧。

  出于这个简单的理由,她点开他的备注,抬头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正准备离开,闻言回头又看向她,就像昨晚他回头接住她的糖时露出的神情,有一丝困惑。

  “名字。”她晃了晃手机,“我刚刚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的呢?”

  他朝她伸手,示意她把手机递过来。

  尤雪珍看着手机落在他掌心里的样子,明明平常大到自己握不过来的尺寸,现在看上去居然分外小巧。

  对方很快输入完毕,将手机递还给她。

  【孟仕龙】

  备注栏里变成了这三个字。

  尤雪珍下意识念了一遍他的名字,按下确认键。返回联系栏一看,那个大烤串头像便掉下去了。

  此刻依然是她习惯的界面,习惯的阿凡达在首列。

  她拎着袋子回到宿舍,喊袁婧过来一起吃。袁婧打开袋子惊呼:“我们就两个人你点这么多干嘛!很[lang]费诶!”

  尤雪珍纳闷:“啊?我就点了……”她探头一看,里面被多塞了数串她没有点的大烤串。

  [cha]入书签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4.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4.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